分享到:
雅兰阅读网
当前位置主页 > 生活感悟 > 生活随笔 > 亲,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!
什么 为什么 知识 平台 图片 故事 模式 职业 生活 小说

[生活随废品收购遭遇寒冬笔]:相撞之后

www.yalandeco.com 发布时间:2019-03-20 来源:www.yaLandeco.com 编辑:admin

  一天上午,我校读了一阵自己的译稿,脑子里装满了三百年前一位法国贵族对人性的阴郁见解,快中午的时候,不想再做这件事了,就骑车去北大取预订的书。外面明明好好的阳光,心里却阴沉得紧,拐过中关村路口时急了点,又被警察训了几句,然后脱逃式地往前骑,正好遇见一个老头儿,手里拿着饭盒,嘴上哼着京戏,自得其乐地横过马路,我赶紧往旁边一让,然而还是轻轻碰到了他的手臂,"当啷"一声,一饭盒饺子掉地上了。

  我心想真是倒楣,赶紧下车道歉,老头儿先说要上医院检查身体,又说要去找警察,然后说要赔钱,我掏出身边的零钱,他说不够,我不太高兴了,跟他争执了几句,突然又停住了嘴,因为周围已经有一圈人了,他们开始说话,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。

  我说我要赶去取书,老头儿不放我走,旁边有一个人递过两斤全国粮票给我说:"再给他些粮票,你走吧。"老头人还是不让,于是有人热心地数起饺子来,问他到底花了多少钱买的,他说了个数。这时我的心境已经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,变得坦然了,甚至有点置身事外的感觉,零钱不够,我想从购书款中给一张整的,旁边一个人却生气了:"干嘛给这么多?"另一个人塞过几毛钱补上说:"这就齐了。"老头儿这时其实也无所谓了,咧着嘴笑起来,也许是为这件事引起这么多人注意而感到高兴。

  一件小事,一件经常在街道上发生的小事,周围的人很快散去了,目击者谁也不会放在心上,包括那几位掏钱、掏粮票的热心人,然而就是这样一些小事,时时纠正着我对于人类有时过于偏颇的看法。书 斋

  我想,我在生活上算是个懒惰和保守的人。搬入新居,东西归置好了,我想我会永远这样过下去而不再变动。尽管每次妻子建议的改变实行之后,我一般都会感到高兴和大声赞美,然而也并不因此改掉顽习,临到下一次建议时照样投反对票,但是,毕竟妻子的几乎每一次建议都实行了,这大概也要归功于我的惰性∶懒人总朝最省力的方向走,既然反对更费力气,也就跟着动起来了。

  这次又是如此。原来我的书房在北屋,一面墙是四个快顶到天花板的书架,靠窗是一排坐下来高过头顶的沙发,另一面墙挨沙发又挤下了一个书柜,最后一面墙是房门和我面壁的书桌。我感到已经十分满足了,房间虽小,却容易使人集中思想。书虽然也渐渐有侵入书柜前沿、沙发后方和书桌腹地的趋势,但这是一种合乎"书房之正义"的秩序,因此,当妻子提出再买三个大书柜,把书房搬到较大的南屋时,我想都不想就说∶"太费事了,算了吧。"

  然而,妻子是坚定的。不久,就把卧室从南屋移到了北屋,把书桌、沙发和书柜移到了南屋,又过了几天,订购的三排漂亮的棕色大书柜也运到了,占据了空出的一面墙的位置。然后是理书上架,忙碌了差不多一周。

  最后一遍吸完尘,已是深夜,坐下来靠在沙发上欣赏∶屋子里满是柔和的灯光,大大小小的书静静地躺在左右前后的书架上,构成了一种巨大的诱惑。

  妻子得意极了,"怎么样?"她问,虽然明明知道它的答案。

  我也得意极了,"太棒了!"我知道实际享受的是我自己。

  于是有好几个清晨,我比平常更早地蹑手蹑脚地爬起来,轻轻打开书房的灯。晚上临睡前洗完脚,也忍不住过来再看上一眼。

  我心里清清楚楚∶我再也不愿有别的前途了,书斋就是我的前途,书斋就是我的选择、我的命运。我还能做什么呢?这也是我喜欢的。

  那么,为什么不把最好的房间用作书房呢?为什么不把尽量多的空间腾给书房呢?妻子是对的,正象她曾在我们相恋时拿来一个鸭绒枕头,而把我在军队用了多年的,外面用块包袱皮包了一件旧棉衣的所谓"枕头"断然扔掉一样∶"你想想,在你一生的三分之一时间里,你'最尊贵的头'就要搁在这上面。

  而书斋--这就是我要晨昏厮守的地方了,我剩下的生命的一半,甚至一大半时间都会在其中度过。我幼时曾经是多么渴望自己那怕拥有一个书箱,而一个书架都已是一种奢望,而现在我却有了一个如此宽畅舒适的书房,白天,充足的阳光从宽大的南窗照进来,撒满了半个房间。读书累了的时候,就站起来,在房间里来回走走,或者打开通往阳台的门让清新的风撩过脸庞。要末就舒舒服服地往沙发上一躺,拿起一本搁在茶几上的散文翻上几篇。买来了新书,先都堆到沙发上,一本本欣赏过后,放到小车上,推到各个书柜前上架。有朋友来,则延入书房,一杯清茶,相对而坐,谈得尽兴时常站起来去书架上取书助兴。我已经有了这样一个书房,我还不老,我真幸运。

  阔了就会生起一种雅兴,于是也想给我的书斋命名。我很喜欢二千多年前卫国的一位公子荆,孔子曾赞扬他真正懂得居室之美,刚有一点规模,他便说"差不多够了"("苟合矣")。增加了一些,又说∶"差不多完备了。"("苟完矣")。再多有一些,就说"差不多富丽堂皇了。"("苟美矣")。我现在的书斋自然够不上富丽堂皇,但也不是初创,就姑且将其名之为"苟完斋"吧。

  然而,我对我的幸福却还是感到有些惭愧,直接的原因大概是和一些朋友的流离无据相比,我的境况像是"覆巢之下,犹有完卵",根本的原因则是:我一向的努力是否配得上这一幸福呢? 

本文网址分享:http://www.yalandeco.com/shenghuoganwu/suibi/2019/0320/951.html
雅兰阅读网
推荐图文

雅兰阅读网 www.yalandeco.com
Copyright @ 2010-2011 www.yalandeco.com 赣ICP备14005837号 All Right Reserved
免责声明: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,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。
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,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!
文章阅读网 电子邮件 yalandeco@qq.com